推动内蒙古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2019年第11期)(八)
发布时间:2019-06-25 10:31:45   编辑:杨臣华 刘兴波 毛艳丽    浏览次数:
  内容摘要:推动内蒙古实现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是落实十九大重大战略部署的具体措施,是推动内蒙古全方位对外开放的具体要求。要以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为抓手,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高质量发展新路子,构筑对外开放新优势,加大向北开放力度,加快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深度融入“一带一路”,推动形成高水平开放新格局。
  关键词:内蒙古 高质量 对外开放
  一、新形势,新优势
  一是从区位上看,内蒙古是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内蒙古地处中国北部边疆,外与蒙古国和俄罗斯边境线长分别占我国与蒙古国、俄罗斯边境线的68.7%和28.8%。已建成18个对外开放口岸,目前年过货能力达到18600万吨。内与黑吉辽晋冀陕甘宁等八省区毗邻,是我国“北开南联、东进西出”的重要枢纽,具有陆海联运的优越条件。二是从历史上看,内蒙古是草原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蒙元时期建立驿站制度,设置了帖里干、木怜、纳怜三条驿路,构筑了经内蒙古草原连通漠北至西伯利亚、西经中亚通达欧洲的交通网络,至清末演变为从福建出发,经呼和浩特的三条“茶叶之路”。三是从经济上看,内蒙古是建设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重要支点。首先,经济互补性较强,合作空间大。其次,经贸往来历史悠久,依赖程度高。再有,农牧业发展相似度高,合作潜力大。第四,区域内资源富集,合作互补性强。第五,基础设施功能和枢纽作用突显。四是从人文上看,内蒙古是中蒙俄友好交往的重要纽带。中俄蒙毗邻的相关地区在民族、种族、语言、历史、宗教、学问传统、风俗习惯、生活方式、居民性格等方面形成相近性。独特的区位、人文、跨境民族优势在与俄蒙开展教育合作、学问交流合作、医疗卫生合作、跨境旅游合作等诸多合作奠定了坚实的民意基础。
  二、主要问题
  一是口岸同质化较为严重。我区18个对外开放口岸中只有满洲里、二连浩特、策克、甘其毛都过货量超过1000万吨,而运输的货物大部分以能源资源产品为主。口岸资源过于分散,功能定位不清晰、同质竞争等问题突出。口岸与腹地经济互动效果不明显,口岸的辐射带动力不强。同时俄、蒙方口岸功能不全,级别低,规模小、通关效率低,服务费、运输成本高等问题依然存在。
  二是外向型经济发展滞后。2018年我区外贸依存度仅为5.98%,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7.72个百分点,居全国第25位;实际利用外商投资31.6亿美金,仅占全国的2.3%;外贸进出口总额1034.4亿元,仅占全国的0.3%。与发达地区相比,我区对外合作水平差距较大,境外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我区的只有10家,而同属西部地区的四川省落户世界500强企业达321家,居全国第三,中西部第一。
  三是通道经济带动效应不明显。目前我区开行班列本地集货率为33.5%。从满洲里、二连浩特出入境班列看,出口产品基本来自京津冀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进口产品大多都流向东部地区进行转化加工、使用。基于这种“两头在外”的状态,进出口对本地经济拉动作用十分有限。而且境外集货能力不足,未形成物流循环链。目前,我区尚未成功运营海外集货仓,缺少境外组织货源平台和物流运作基地,不能及时为相关企业客户提供贸易、集货、仓储、通关、国际联运等服务。全区中欧班列回程为去程数量的21.9%,低于全国回程率28.1个百分点。
  四是中蒙俄经济走廊区域内设施联通基础薄弱。蒙、俄(远东地区)与我区毗邻地区基础设施落后,交通和供电通讯等设施不配套、不完善;蒙古国铁路覆盖率低,且设备老化,现有铁路宽轨标准致使改造连接中蒙铁路面临较大的难度,难以满足走廊建设的现实需求。同时我区交通基础设施网络覆盖率、快速铁路建设均滞后于发达地区。
  三、主要建议
  (一)把握高水平对外开放政策
  一是强化内蒙古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思维。抓住战略机遇期,积极与俄、蒙开展生态保护、绿色发展合作,完善区域间协作发展新机制。加快推进东北四省区深度融合发展,积极探索以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为导向的陆海内外联动机制,大力发展沿边经济带与沿海经济带联动协同共振,实现优势互补、陆海统筹。登高望远,深化与俄蒙的经济来往,不断扩大东北亚、东南亚、欧洲各国的朋友圈。
  二是坚持“跳出当地,跳出自然资源,跳出内蒙古”的思维理念。依托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和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推广自由贸易试验区可复制改革试点经验。营造更好的招商引资环境,提高在全球范围内的精准招商能力,坚持引资、引技、引智相结合,大力引进世界500强、中国500强企业落户内蒙古。着力构建开放型产业体系,积极承接产业链整体转移和关联产业协同转移,依托大企业、实施大项目、发展大产业、构建大集群、建设大基地,为自治区发展注入生机活力。
  (二)开展全方位经济合作
  一是在对外开展经济合作上,强化腹地中心城市辐射带动作用,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向沿边地区的发展提供更多的资金、技术、人才及市场等多方面的支撑。二是在对内开展经济合作上,积极参与区域协作战略。围绕京津冀、环渤海、东北振兴、长江经济带、雄安新区建设等国家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主动“走出去”与兄弟省份开展全方位的深入合作,特别要把握好国家实施的区域协调发展政策战略和寻找与沿海省市在我区共同建设“飞地产业园区”、出口产业合作园区等合作平台。立足沿边地区与腹地中心城市的资源条件、产业基础和比较优势,统筹规划沿边与腹地中心城市的产业布局,实现产业错位发展,形成既有本地特色,又互动发展的大产业布局体系,构筑强大的内蒙古经济整体对外竞争能力。
  (三)构建多层次对外开放平台
  一是探索建立内蒙古自由贸易区。建议国家以二连浩特、满洲里等口岸设立沿边经济自贸区,发挥内蒙古在中欧班列运营和沿边建设中的示范作用和通道作用。推进二连浩特—扎门乌德、满洲里—外贝加尔斯克跨境经济合作区建设。同时积极与东亚、东南亚以及我国经济活跃地区建立紧密的经济联系实现经济有效互动,以此带动我区沿边开放经济带的跨越式发展。西部以策克、乌力吉、甘其毛都、满都拉口岸为重点,打造能源资源战略通道、加工和储备基地,积极开拓国内外能源市场,同时提高为国内外能源用户提供全方位服务的标准;中部以二连浩特、珠恩嘎达布其口岸为重点,打造集商贸流通、综合加工、国际物流、人文交往为一体的经济合作示范区;东部以阿尔山、额布都格、阿日哈沙特口岸为重点,打造对蒙跨境旅游和生态产业合作区;东北以满洲里、黑山头、室韦口岸为重点,打造集商贸流通、综合加工、国际物流、跨境旅游、人文交往一体的经济合作示范区。
  二是构建陆海联动交通运输网络。以贯通东北地区陆海联动的“大(连)哈(尔滨)满(洲里)经济走廊”为目标。推进融入东北铁路网、俄罗斯铁路和东北亚铁路的“大铁路网”建设,积极与辽宁、天津等省对接,做好陆海内外联动研究,深入实施陆海联动开放战略,打造国际贸易大通道。构建以满洲里为节点的立体交通网络。优先打通国内外陆地短缺路段和瓶颈路段,加强与俄罗斯欧亚大铁路的联通和蒙古国铁路的衔接,同时加强与俄蒙重点城市的航线建设。要建立能源输送网络。推进跨境输电通道建设,大力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依托西伯利亚的天然气、石油资源合作,建设东北亚天然气、石油供应网和电能输送网。建设信息沟通网络。加强信息交流与合作,合作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全面提升通信互联互通水平,构建畅通便捷的信息丝绸之路。加强内蒙古陆路口岸与大连、天津等港口的深入合作,加强与东北腹地及内地发达经济区域合作,实施跨省“借道出海”战略,通过租用港口,降低运输成本。
  (四)营造优越营商环境
  一是全面改善营商环境。推进形成与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相衔接的地方法规规章体系,建立透明化的政务公开体系,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营造公平透明、法治化、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推进商事集成化改革,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切实进行审批事项清理,促进管理方式转变,深化出入境管理、外国人管理服务改革。推动全区口岸跨部门、跨关区的一体化通关协作,加快推动形成全方位、立体化、网络化的口岸开放新格局。加快构建常识产权保护的工作新格局,切实强化常识产权创造、保护和运用。
  二是做好政策、法律对接服务。深化俄、蒙政策和法律研究,积极推动并充分利用俄、蒙法律和商事规则,积极开展务实合作,发挥为中俄、中蒙两国政府及各部门之间现有的合作机制和平台,建立内蒙古与俄蒙地方政府间多层次的合作交流机制,尤其是要同与内蒙古相邻以及有经贸往来的俄蒙地方政府建立起长期有效的政府间对话合作平台,并积极发挥作用,加强相互之间的信息和政策沟通,确保各类合作项目的顺利推进。


(杨臣华 刘兴波 毛艳丽)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